Karan_白

-在我的眼中你是什么颜色?
-我不知道,但一定不是可有可无的颜色。
【头像来自叹冬,封面来自CO2】

【莫亚】《坏习惯》

第七集的前因后果,脑补+设定有部分修改。
各种OCC
只对一个人怄气,只对这人不摆出完美外表的Art酱太美味了0330
.
.
01.
今天是Art连续工作的第五天了。
.
[连续猎奇杀人事件]
.
这件突如其来的案子令他惶惶不安,虽然他知道自己肯定不会成为受害者,但因为他毕业于狻才中学,他的很多朋友也是来自其中的,而他们都拥有作案人的目标----极小奇迹。
Art揉了揉太阳穴,望向窗户映出的自己的模样。严重的眼袋,苍白的皮肤,憔悴的面容。他很累,但是他不能允许自己停下来。嘛…也算是多年养成的强迫自己的坏习惯了吧。
望着窗外漆黑的一片,没有月光也听不到声音,Art突然想起。
.
“说起来他这五天居然没有来烦我?”
.
沉思了一下,一股不安从Art心里冒出。那个人,又在偷偷打算什么?
.
02.
Moral将装着大脑的罐子擦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像抚摸着恋人一样轻抚着玻璃罐。
.
“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呢~明天带你去散步如何?”
.
对着玻璃罐细语一阵,Moral小心的将它放回原处上,然后满脸满足的望着柜子上的收藏品们。
.
“然后,这个就先告一段落!”Moral突然转向窗外,”说起来,他貌似连续五天每回家了?”
.
今夜的月亮并不明显,但Moral眼中的光芒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压下。
稍微去给他添点小麻烦吧,作为五天没回家的惩罚~
.
03.
清晨,吵醒Art的是敲门声。
Art撑起有些僵硬的身子,扭了扭脖子,确认了时间和整理了头发之后才回答“请进”。
下属看着Art此刻的疲惫不堪却强装没事形象不免有些叹息,因为他连续五天没看到他们的警视出办公室门了。甚至连吃饭,没人提醒他他都完全不会在意自己的身体。Art是位好警官,但却不是一位好上司,万一他们的领头人有一天累倒了,他们这些下属该如何是好?下属们原来也经常给Art提过这个意见,但Art只是笑着说他会改正,然后继续勉强着自己。
.
“怎么了?”
.
Art看着自己面前有些哀怨的下属,知道自己又让他们担心了,但是没办法,他停不下来。如果他停下来了,或许又追不上伙伴们的脚步了吧。
.
“不,警视,有位Lady拜访,说要见警视。”
“谁?”
“…”下属沉默了一下,他无法确定自己能不能直接说出来,毕竟对方的身份还有待核实。但是万一…,“对方自称是警视你的女朋友…”
.
“噗!”听到最后三个字,Art还是非常毁形象的不小心把口中的咖啡喷了出来…然后忙抽出纸巾收拾残局。
下属看着这一幕也不知这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
.
“把‘她’带进来…”
.
听到Art的回答下属十分诧异,这岂不是代表那位Lady真的是…?不过他转念一想,像警官这样优秀的人,这很正常吧,于是领命下去了。
好吧,下属君完全无视了他的上司那咬牙切齿的声音。
Art盯着桌面,好看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他又在搞什么鬼。
.
Moral现在心情十分的愉悦,感受着两旁探究的眼神,他已经预想到Art的表情将会是多么的美味了。
.
门被轻扣了两声,然后被推开。下属领着Moral进入办公室,然后退下,走时还不忘带上门。
Art头也不抬的盯着手里的资料,Moral也不急,一脸玩味的盯着明显有些走神的Art。
啊哈哈哈,这种在乎却又强迫着自己不要看的样子简直太美味了!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Art被Moral奸视的眼神盯得发毛,于是只好不悦的抬头望向沙发上的人。
沙发上的“女人”模样十分陌生,但Art也十分确定这个“女人”就是Moral。那种眼神,那种笑容…
.
“为什么以这幅模样来这里。”
.
Art一开口便被自己的语气给吓到了,那么的冷淡。
Moral没有介意的的语气,而是露出他常用的,那种令人毛骨耸然的笑容,慢慢起身走向Art。
.
“你五天没有回家了。”
“我还有工作。”
“又是为了你的那群朋友吗?”
“这只是我的工作而已。”
“嘛,我也是明知故问,你也只会关心你那群朋友了。”
“所以说只是工作而已!”
.
Art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自控力居然会能到这种地步,在这个男人面前,他完美的面具一点用也没有。
Moral表示自己现在的心情非常愉悦。轻易的两句便引起了对方的炸毛,一切反应与表现无一不展示着自己对他的特殊性。
Art揉了揉太阳穴,脸上的疲惫一览无疑。但是为什么面前这个人却一点都不关心在意呢?Art将这个一闪而过的想法抛开,继续埋头寻找线索。
.
“今天晚上记得回家~”
“这个案子问题还很多。”
“回家也可以处理的~”
“不必了。”
“你只是不想回家吧。”
“没有。”
“啊啊,看来你也只能这样自暴自弃,了。”
“我说没有。”
“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所以才以这种借口来让自己逃避,真是可怜啊,Art警视。”
“我说没有!再说那个地方本来就不是我的家!”

说出这句话之后,Art脸上的表情明显的顿了一下。Moral也不再言语,而是绕过桌子走到Art身旁,伸手环过他的脖颈,将他拉入怀里。
.
“不可以哦,说出这种气话。“Moral将头埋在Art的颈项里,闭眼汲取他的气息。Art修剪合适的短发扫在他的脸庞,感觉十分不错,“你是我的,我的便是你的。如果你再不听话的话,我是不是该对你做出一些小小的惩罚呢?比如…抢走吸引你视线的东西。”
.
Moral满意的感受着怀中人一瞬的颤抖和逐渐削弱的气势。
.
“我知道了,今天晚上会回去。”
.
Moral不再说什么,只是起身将手放在Art头顶,然后转身离开。
直到门关上的那一瞬,Art才感受到手心的阵阵刺痛和些许温热。他刚才完全都没有察觉,指甲竟然已经镶进了肉里…
.
04.
踏进名为“家”的建筑物里,Art没有一丝兴奋。客厅里传来电视的声音。他换下鞋子,一点视线也不分给客厅的向楼上走去。
Moral看着Art默默上楼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阴埋。
.
“Art。”
.
听到自己的名字,Art只是轻微的停顿了一下,并没有搭理的继续上楼。
关上卧室门,松开领带和扣子,Art觉得自己全身像是要散架了一般。
将身体沉入浴缸,Art脑中一片空白。好想逃离,但是不行…那个男人从来都是说道就一定会做到,他不能这么自私连累了他们…Nice、Honey、大家…
----但他们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只不过是个平凡人而已。
这个想法突然出现在Art脑海中,Art猛地睁开眼摇摇头。别再乱想了,他们可是朋友啊。
起身用浴巾擦干身上的水珠,穿上睡衣。吹着头发的同时,Art终于看见了镜子中那个憔悴的人。看来这几天真的是太压迫自己了…或者在这一点上,必须要向Moral道谢吧。
擦着半干的头发,Art出了浴室,而迎接他的却是坐在他的床上看书表情自如一脸理所当然的出现在他的房间的Moral。
感受到视线,Moral望向呆站在床边的Art,露出少见的温和笑容。
.
“今天晚上我们一起睡。”
.
叹了口气,Art决定把这个人当成空气。拖着疲惫的身体爬上床,他只占了床的一小部分,然后起身关了台灯。
没了灯光,Moral只好无奈的放下书缩进被子里。伸手从Art背后环过他的腰靠近,将下巴抵在Art的肩上,完全把他当成抱枕并且调整好姿势之后,Moral才满意的闭上眼。
.
“晚安,我的恋人。”
.
Art全程没有再睁开眼过,因为这只是空气啊。
.
05.
Art看着眼前的核对结果,满眼不可置信。
大量采购非法药品的是…Moral?
他以为自己得知这个事实应该很高兴的,因为如果Moral真的是犯人的话他将不会再被威胁。但是他此刻却没有多少喜悦之情。
.
“算了,还是我亲自去核实吧。”
.Art放下资料,揉了揉太阳穴,他感觉自己更累了。
.
06.
来到这栋陌生的洋房,Art第一眼看见的是门口的一位陌生女性。
女性看到Art的车,目的明确的向Art下车的地方走来。
.
“Art警视,我是来帮你带路的助理,教授早已恭候多时。”
“嗯,那就麻烦你了。”
.
Art跟着助理小姐向地下室走去,眼前陌生的排部和陌生的人让他不由的松了口气。应该是同名的人吧…
助理小姐停在一篇黑色的门前,然后转身望向Art。
.
“我就送你到这里了,Art警视。”
“谢谢。”
.
礼貌的目送助理小姐离开直到看不见她的背影为止。Art面对着黑色的大门,理了理衣衫,正身在门上轻扣了几下。
.
“打扰了,Moral教授。”
.
推开门,房内一片漆黑。而在Art踏入房间的一瞬间,房内空地上的灯台就都自动燃起了橘色的火焰。不过它们没有吸引Art的视线。
径直走向那个白毛的人,Art停在他的对面。望向白毛对面桌子上的咖啡和摆着五块方糖的餐盘,连这些都知道的这么清楚,看来一切都明了了呢。
.
“Moral…”
“不加教授了么?我现在可是嫌疑人哦~这么不敬业可以吗?Art警视~”
.
07.
可想而知,这场谈话并不愉快。从Art只用了三块方糖就可以看出来。
Art因为有其他事情先离去了。Moral靠着矮沙发,任凭头往后垂着。眼睛望向那橘色的火焰,嘴角挂的是他最常有的疯狂的笑容。
.
“欢迎走进我的陷阱,Art。”
.
掉进陷阱了还毫无察觉,看来要把他好好藏起来才不会被骗走吧~

08.
时间一晃而过,Art又不顾身体的连续忙碌了几天。而他不知道,在这几天里,Moral也没回过家。
.
带着修剪好的黑色波斯菊,细心的用纸张包裹起来。Moral在做着这个的全程都是愉快的哼着歌。
因为是Art的弟弟呢,所以也要像自己弟弟一样的对待~
来到公墓前,Moral却没有立刻把花放下,而是站在墓碑前不住的看着时间。随着时间的流逝,Moral脸上的笑容也逐渐疯狂起来。
当Moral感受到那敌意的视线以后,这种疯狂达到了最高点。
瓦解掉你身边的一切,让你无依无靠,独有你,占有你。无论用何种方法~
所以…
.
“晚安。”
.
期待着第二天的黎明吧,那时他的眼中便不会再有其他事物存在了。
何等美妙的感觉。
.
09.
“把那东西给处理了。”
.
Moral指这Art的尸体毫无感情的对助理小姐说道。
助理小姐只是应下,没有再多问一个字。她知道的,那东西指的什么,处理又是什么意思。
.
留下大脑,消除记忆,保存尸体。
看,真的藏起来了~


fin  

评论
热度(11)
© Karan_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