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an_白

-在我的眼中你是什么颜色?
-我不知道,但一定不是可有可无的颜色。
【头像来自叹冬,封面来自CO2】

{浜虎}《给予你的二十八天》

Art睁开眼,一切一如平常。但是为什么呢?过了这么多天他还是有一种忘记什么的错觉。
从那天开始,就有一个记忆深刻却毫不了解的人影出现在脑海里。
.
“从那天开始…吗?”
.
拖着明明休息了一晚却依旧疲惫的身体,Art踏着拖鞋向卫生间走去。
卫生间没有镜子。一是因为他不需要,忙碌的过着每一天,哪有时间照镜子?二是不想要,Art怕看到镜子里被紧凑的时间表压迫的自己会于心不忍。他没办法放弃与Nice维持现状的状态,所以之前的他必须抛却任何干扰因素。
是的,之前的他。要问为什么,因为现在的Art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弱小的普通人了。现在的他是…不死的“怪物”。
那天,被枪杀了却在昏睡整整两周后毫发无损的Art从医院醒来,那个时候他便知道自己有不死的能力了。至于自己怎么知道这个事实的,自己为何突然拥有这种禁忌的minimum,Art自身也不清楚,只是醒来就已经如此了。
他恍恍惚惚的过着每一天,今天已是他醒来的第二十八天了。
.
[你会知道么?]
.
Art理着领带,在心里默默问向那个看不清模样的人影。
真的是毫不了解呐…无论是从名字还是到年龄,甚至连性别都不清楚。
.
[所以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
这样想着,Art关上了家门。
.
→→→→→→→→→→→→→
.
早早处理完公务,Art从半个月钱便学会不再压迫自己。
离天黑还很早。乘着汽车的人开始考虑如何度过剩下的时间。
Art想到了Nice。
.
“说起来,今天是Nice君他从中国‘出差’的日子呢~按照惯性,他应该会带特产才是。”
.
说到这里,Art突然浑身一战。啊,他不小心想到了了上次Nice带回来的超甜特产…他表示如果这次的特产还是甜食的话,他一定要想办法拒绝掉。
自从那天之后,Art也改掉了现在的他自认为的坏习惯----爱吃甜食。现在的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那种溺死人的口感。
所以拥有了minimum之后连喜好都会改变?
.
“不过,Nice君那么聪明,应该早已清楚我现在想要的吧…”
.
Art看着手机屏幕。无论是窗上的玻璃还是手机屏幕无一不映射着他的影子,但是现在的他从未留意过。到底是不想还是不敢,连他自己都弄不清楚了。
.
→→→→→→→→→→→→→
.
站在No Where的门口,仅仅是靠近便已经感觉到这所建筑物里弥漫的愉悦气氛。
Art笑了笑,慢慢推开门。
客人的进入带动着门把上的铃铛叮咚作响。
建筑物内的所有目光都聚集过来。
.
“哟,Art,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
“提早处理完公务就过来看看,Nice君。”
.
听着Art给予的称呼,Nice听着有些恍惚,这样称呼,Art好久没说过了?
.
“什么啊,突然加敬语。”
“嘛~醒来后整个人突然都变了好多呢~”
.
Art眯弯眼睛老实回答着,然后慢慢走到Nice旁边的位置坐下。
.
“警视小哥需要什么?”
“咖啡就好…”Art顿了一下,“不要加…”
“记得多给他加几块糖!Master。”
“好。”
.
还不等Art说完,Nice就抢先提示了。
Art看着Nice,有些不可置信。他不相信如此敏锐的Nice居然还没有发现他的喜好的改变?难道他…
Nice看着Art有些阴郁的表情,眼神沉了下去。他是故意的,因为最近的Art很奇怪,但是他也说不上哪里奇怪…
.
“放心吧,Master不会多收钱的。”
.
Art抬头,看着Nice灿烂的笑容一时有些犹豫。接着叹了口气。
.
[最近接触的不多,他只是还停留在原来的印象吧…]
.
Art看着推向眼前的咖啡,从外表看来没什么差别,也无法推断到底放了几块糖、会有多甜。
但无论有多甜,这都是Nice的心意(?),他都必须面不改色喝下。
.
[没关系,只是加了糖的咖啡而已。]
.
Art面色沉重的端起咖啡然后往口里送。他没有发现在这个过程中,Nice的眉头越皱越深。
紫他们感觉到这边不寻常的气氛,也都停下手中的事望过来一探究竟。
.
咖啡灌入喉咙,一股令人窒息的甜溺向Art压抑而来。强咽下去最终还是抵不住反胃的感觉。
Art的脸色很难看,Nice的脸色也很难看。
.
“抱歉,借用一下卫生间…”
.
Nice看着Art有些狼狈的快步走向卫生间,眼神愈加尖锐。
.
“Master,刚才你加了几块糖?”
“两块。虽然说多加几块,但是还不清楚警视小哥的喜好,所以不敢加多。”
“两块吗?…比平时的份还要少呢…”
.
Nice平静的嘀咕着,Birthday听着可就无法淡定了。
.
“真的假的?!两块都嫌少?Art真的是越来越…但是刚才他那样子看起来真不像是能接受这咖啡的。”
.
听着Birthday的话,Nice确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个Art果然有问题。
.
“我去看看他。”
.扶着洗手池边,Art感觉自己的内脏都要干呕出来了。他越来越无法理解,原来的自己为什么能吃下那么甜的东西,现在的自己为什么吃不下如此甜的东西。
Nice靠在卫生间门边看着Art。
.
“你是谁?”
.
Nice的声音凭空出现让Art立刻回神过来。忙转头望去。
他表示不太理解Nice的提问。他是谁?他除了是Art还能是谁?
.
“Nice…君?”
“你果然…不是Art。”Nice站直了身体与Art对视,”Art在很早以前就不会这样叫我了。还有甜食的问题…”
.听着Nice的质疑点,Art也不由一惊。的确,原来的他的确不是这样的…但是他就是Art啊,就算这些东西都变了他也是Art…这样想着,他发现连自己都不能说服。
.
“Art没有来过No Where的原因就是因为放不下工作而无法提早下…”
“我也没办法啊。”Art倚着洗手池,脑中一片空白,“醒来后一切都不一样了,甚至连哪里不一样,为什么不一样都不清楚…为什么?”
.
Nice看着Art的表情,那种迷茫彷徨是真的,是无法装出来的。但是为什么呢?就是哪里不太对劲…他决定坚持一把。哪怕可能会伤害眼前这个人…他不得不弄清楚。
.
“因为你不是Art。”
“我不是的话还有谁能是?!”
“因为Art,就算失去记忆了,也一定不会改变对甜食的喜爱!”
.
听到Nice的反驳,Art发现自己真的是被打败了…他知道,他清楚的知道这一点。
但是…如果他不是Art的话,那他是谁?那Art又在哪里?
Art有些迷茫的抬头,看着镜中人。
突然间,镜中人的模样与他脑海中的那个人影重叠起来。他蹲在地上死盯着地面,抱住快要爆炸的头,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逐渐涌出…啊,对啊,为什么我会忘了?
.
“为什么我忘了?”
.
Nice看着“Art”从地上慢慢站起,脸上的笑容十分诡异。不过他记得,他见过这个笑容…
“Art”站起,手附在脸上,仿佛在慢慢拉开什么东西一样的从脸上滑过。
.
“那个人,Art,在五十二天前就被我杀死了。”
.
Fin

评论
热度(2)
© Karan_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