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an_白

-在我的眼中你是什么颜色?
-我不知道,但一定不是可有可无的颜色。
【头像来自叹冬,封面来自CO2】

[idolish7]『環中心』夢

在孤兒院裡小小的玻璃窗外,高大的圍牆裡和陰沈的天空之下,飄著些許雨絲。
——四葉環今天也是孤身一人。
他坐在孤兒院的玻璃窗後,看著高高的圍牆與一陳不變的牆外的天空。
——今天也是理不在的一天。
父親性情的陰晴突變,需要保護妹妹與母親的他學會了靠感覺去猜測一個人的狀態。他無法給這些感覺給予姓名,只知道好與壞。
因為母親的去世,理的離開,心裡層一次一次的責怪過父親。直到現在,已經厭惡到甚至都不願再提起他。
如此單純的世界,讓他對複雜的事情感到厭煩。——思考,便是這複雜之一。
然而,自從理被領走後,對著遙遠的園外思考,這便成為了環的日課。
他在想,被接走的理是否快樂,有沒有穿到漂亮的裙子,有沒有得到可愛的布偶,有沒有吃到好吃的點心,有沒有開開心心的去到每一天。
——四葉環今天也是孤身一人。
但環並不覺得一個人有什麼不好,他還有理。對他好的人,對他不好的人,都不重要,有這份牽絆存在,他就不會孤獨。
他想快點長大,快點去到理的身邊。這樣他就不用去思考,而是把自己全世界最好的東西都獻給自己的那一份牽絆。
——四葉環今天也是孤身一人。
——今天也是孤身一人。
——孤身一人,一直⋯⋯

環突然從夢中醒來。
可能是因為體質好,想的也不多的原因,環不常做夢,更別說一大早就從夢中驚醒。
此時天還只是微亮,卻突然沒了睡意,這讓他很不高興。
環掀開被子,想起床去冰箱拿瓶國王布丁解解氣,誰知一到客廳就遇見了已經開始為他們準備早餐的壯五與三月。
見到早起的環,壯五顯得尤為驚訝。很快臉上便帶上了擔心的神情,他出了廚房向環那邊走去,想仔細觀察來人的狀態。

「環君,身體不舒服嗎?」

環有些鬱悶地搖搖頭。

「做了個夢。」他一字一頓的說。
「夢?」壯五一愣,「是不好的夢嗎?」

環停下腳步,抬頭回憶了一下具體內容,然後轉述給壯五。

「自己一個人,坐在窗邊⋯⋯一直一個人。」

說實話,環並不反感這個夢。因為小時候他似乎也想夢裏那般做過,也不覺得一個人有什麼不好。
壯五小心的打量著對方的神色,見對方只是面帶疑惑和幾分睏意,沒有生氣或是懨懨的樣子。
壯五松了口氣。

「現在還有幾個小時,要不要先去再睡一會兒?」
「嗯。吃一個國王布丁就去睡。」

本來按照正常情況,壯五此時應該拒絕,但考慮到剛才的對話,為了表示安慰,便默認了對方的說法。

「下次再遇到這種惡夢,環君不要怕。因為環君現在已經不是一個人了。」壯五輕輕笑著,想給對方帶去一絲安慰。

而環聽到卻是迷茫。

「惡夢⋯⋯」

這個夢是不是惡夢他說不定,但是如今夢到之後,他的內心對這個場景有幾分牴觸。
原來在不知不覺間他已經有了這麼多變化。
這個發現讓環稍微開心了一點。
他看著壯五,眼中多了幾分光亮。

「我,是MEZZO和IDOiLSH7的四葉環,已經不是孤身一人了。」

壯五沒有聽出化外之音,只覺得這話說的很好,所以點頭同意。

「嗯。」

在孤兒院裡小小的玻璃窗外,高大的圍牆裡和陰沈的天空之下,飄著些許雨絲。
——四葉環今天並不是孤身一人。

评论
热度(19)
© Karan_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