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an_白

-在我的眼中你是什么颜色?
-我不知道,但一定不是可有可无的颜色。
【头像来自叹冬,封面来自CO2】

【东卷】《就是这么一回事呢》

【BGM:super butter dog-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ブレイクダンス】






“小卷,今晚一起去看星星吧。”


卷岛是在部活结束后看见手机上的这封邮件的。今天的东堂意外的没有留下一大堆未接电话记录。

手指游走在连络簿的名片间,卷岛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过去一探究竟。

“这样会不会显得很在意咻?”

左手放在腿上,右手犹豫着手指在上下两个按键不断徘徊。毕竟原来真的只有在紧急情况或者堆积太多未接记录的情况下才会回电过去…好吧,他承认今天东堂的这种不正常行为也算是紧急情况。

用在颈上的毛巾擦去依旧挂在额角久久不肯落下的汗珠,卷岛莫名的深呼吸之后,伸直手将手机屏幕对向自己。再次踌躇了几秒,最终下定决心似的将手指移向通话键,短暂停顿一下,按下拨号键。

叹了口气,卷岛在手机靠向耳畔的过程中小声的嘀咕着。

“因为是紧急情况咻…”

等待时间并没有太久,但也能察觉出比平时久了那么一会儿。

卷岛因此在心中冒出来短短的担心。

然而这短短的担心却在东堂的声音传出来的一瞬间被完美阻断。

“怎么了小卷?居然主动打电话给我,难道是一天没有接到我的电话所以觉得寂寞了?我懂我懂~那就让最美型的爬坡…”

“给我关上你的自动应答咻。”

声音一如既往的精神,没有任何异常。卷岛觉得自己怕是白担心了,或许只是因为东堂那边正好在考试或者忘记带手机了而已。

一想到下面可能烦人至极的对话,卷岛在心里小小嫌弃了一下。忍住挂电话的冲动,卷岛打算问一问关于邮件的事。

“话说,看星星是怎么回事咻。”

“就是一起看星星呀。”

“我知道咻!我只是问为什么是今天咻。”

“突然想到的,难道小卷今天有事?没关系没关系。”

东堂就这样说着,语气一如往常。但是,卷岛毕竟和他相处对话了这么久,就算是细微的变化也是能察觉出来的,当然,还要加上直觉。

东堂的语气明显低沉了几分。今天的东堂果然不正常…

“尽八,你…”

“那就这样说好了小卷!晚上八点见!那我先挂了,拜拜!”

电话被对方匆忙挂断,卷岛耳边响起断线的音效,然而东堂的余音却一直未消。

卷岛将手机移开耳边,看着已经暗下来的手机屏幕,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

东堂那个语气,明显是不想接他电话。并不是说卷岛自恋或其他的,东堂不想接他电话就绝对是不正常的表现。

突然,卷岛意识到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然后他掩面了。

“所以到底是在哪里看咻。”


回家吃完晚餐,简单收拾了一下,卷岛便跨上自行车骑向箱根。

关于约定的地点,卷岛到底是没有再打电话去问东堂,而是按常理的往两人平时经常预定见面的箱根山脚的车站前进。

东堂和卷岛两人虽然是好友,但毕竟是居住在两个地方,除了平时的电话,也只有偶尔一个假期约定在一起爬坡。而每次约定爬坡的起点便是箱根山脚的车站。

再者,千叶是在市区,在市区看什么星星…肯定是去山上。反正千叶到箱根的距离虽然不近但也不算远,骑车从千叶出发一个小时不到便能到达箱根山脚。

说到东堂为什么约他看星星,为什么会不想接他电话,卷岛真的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惊喜?不是惊吓就好。

总而言之,卷岛觉得自己只能去了。


卷岛到达箱根脚下时刚好是符合他的美学的八点整,可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
他没有看见东堂的身影。

关于东堂这个人,虽然品味奇特又自恋还十分聒噪,但是他这个人有一个非常令卷岛赞叹的一个优点,就是守约。

对于这种东堂没有如期到达的事件的发生,卷岛只能归咎于东堂今日的不正常。

“尽八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咻。”

小声的嘀咕之后,卷岛从包中拿出手机,拨通东堂的电话。

并没有等多久,还不如说比平时接电话的速度还要快。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东堂兴奋,哦不,亢奋无比的声音。

“小卷?你来了?你在哪里,还以为你不来了,我怎么没有看见你。”

“我也没看见你咻。”

“阿咧?总北的天台也没有什么遮挡物,难道你在门外,我…”

“等一下咻,你说你在总北?”

捕捉到“总北”这个敏感词汇之后,卷岛表示整个人都不好了。

虽然说邀请人到被邀请人处也算是常理,但是有谁会专门从视线良好的山上跑到市区去看星星啊!

好吧,卷岛承认是他考虑不佳,不应该在乎一些有的没的而没去问清楚。

“算了,你在哪里等着,我过来咻。”

“等一下小卷,时间快到了。”

东堂话音刚落,本来还疑惑万分的卷岛只见眼前一亮。成片的流星撒下,映亮了整片天地。

流星雨。

卷岛看着眼前的景致竟然忘记了感叹与说话。

原来东堂留给他的并不是一片普通的星星而是一时的流星。

关于这点,卷岛发现自己真的是从来没有在意过。两人相识了一年多,东堂每日的热情与坦诚。或许,东堂也有卷岛并不知道的事情,不,这是理所当然有的,不过东堂还是尽可能的将他能分享的事情都说给了卷岛听,任何愉快与不愉快都与卷岛分享,毫不隐藏毫不在意的全部说出。

面对如此坦率到蠢的东堂,他却想隐瞒过去…

卷岛站在车站前,抬头望着明亮的夜空,耳边的电话传来的是对方平稳的呼吸声。

好奇怪呢,明明相隔万里却宛如就在身旁一样。

低头闭眼轻笑,卷岛仿佛释怀一般的松了口气。

“尽八…”
“小卷!”

两人的声音像是开关一般,响起之后让空气中独留世界的气息。

卷岛咽了口唾沫,又闭眼长叹一口气。再次睁开眼时,眼中已是决绝。

“尽八,我要去英国上大学咻。”

一句话拖出,只听见电话那边一阵短暂的停顿。

卷岛觉得自己莫名的嗓子一提。

“我知道的小卷。”是轻快的回应,“还是真波给我说的,小卷你都不早点告诉我真不够意思。怕我不高兴?怎么会,肯定为小卷你高兴啊。住宿呢?应该安排好了吧。对了,大学名也告诉我好了,以后去英国玩还可以去找你,到时候住宿吃饭玩都要蹭小卷你的,小卷你可不准耍赖!真的是没想到啊,小卷你居然走出国…”

“尽八,真的没问题吗咻。”

卷岛听着东堂一大堆话,最终还是担心的回问出。

而电话那头,东堂在被提问之后便再无回音。


一颗颗流星划过天际,光亮像永远都不会消逝一般。但实际每颗流星从明亮流长消逝都只在寂静的眨眼间。

两个人的相遇离别对于世界来说同样如此微不足道,那又何必在意?

“没事的小卷。”

就算离别,世界依旧照常运转,人依旧照常活着,那又何必在意?

“不就是离别吗,又不是永别。”

反正还能再见,反正还能一起说话,反正还有机会一起爬坡,那又何必在意?

“一定会再见的。”

既然不必在意。

“所以一起开心的过完剩下日子吧。”

但为何还是这么的…

“卷しょう。”

令人悲伤。


流星雨接近尾声,永远不会消散的光明就在眼前逐渐消逝。

没有永远存在的东西,哪怕是名为永远的东西也最终会在永远的下一秒消散。

天空暗了下来,明明才经历了一场流星雨的天空此刻还是挂着很多星星。
微风吹拂,卷岛用手撩下遮住视线的发丝,凝望着天空。


下一瞬的淡笑之后,风吹走了他所说的话。


===Fin

评论(1)
热度(7)
© Karan_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