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an_白

-在我的眼中你是什么颜色?
-我不知道,但一定不是可有可无的颜色。
【头像来自叹冬,封面来自CO2】

【东卷】《呐,相距九小时的你》

【BGM:DECO 27-恋距离远爱】


“说起来,今天好像是总北的那个红毛小矮子的生日呢。”
东堂一手拉着负重在肩上的制服包的包带,一手翻看着手机。昨天翻看卷岛送来的日历时顺便看到了。
虽然觉得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但东堂莫明的就想到如果去道贺的话卷岛应该会很开心。
这样想着,东堂顺手将电话簿翻至写着唯一给予昵称的名片上。然后拨通。
“直接打电话过去道贺好了。”

然而就是这样想的下一瞬间,东堂在电话里只“嘀”了一声还无法确认对方手机到底处于何种状态时挂断了电话。

“啊,对了。小卷已经去英国了啊。”

今天是2008年8月28日。
就在昨天,卷岛已经离开日本前往英国。


今天的课程一如往常,东堂的上课状态也一如往常,早晨的电话并没有对他的心情产生任何影响。
但是,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今日的下课来的比平日要慢的多。
慢悠悠的收拾好课本,应付下女生们的邀约与问话。东堂以比平时平静十倍的心态走向下面的楼层。

东堂觉得很奇怪。身旁越是嘈杂,他越是平静。
手指磨擦着裤包里的手机,有些不耐的忍耐着一般,心里居然有些惶惶不安。
是什么来的?总觉得有什么事情没做所以突如其来的空虚感?
想到这里,东堂开始思考自己到底有什么事情没做。一如既往的上课一如既往的下课,一如既往的准备部活。全部都一如平常的进行着,什么都不缺的进行着。
是什么来的?没做的事情。

“啊,好巧啊东堂前辈,是去部活吗?”
从人群中发出指向自己的声音,东堂循声望去。是满脸笑容却掩饰不住狼狈正在拉骑行服外套拉链的眞波。
又是被他家那位班长缠住了吧。
看见眞波的形象东堂理所当然的如是想到。

“哟,眞波,真巧。”
“怎么了东堂前辈?和平常有点不一样。”
“你也这么觉得吗!”

听到眞波的话,东堂的眉头紧皱了几分。
看来并非错觉,但是为什么?

东堂和眞波两人并排走着,前往社团。
看着眉头紧皱,低头用手指反复开闭手机盖的东堂,走在一旁的眞波安静的笑起来。

养成自然的习惯一旦消失还真的是很难发现呢。

东堂完全翻开手机盖,屏幕的合照映入眼帘。
熟悉的发梢在夕阳下泛着温和的光芒,不自然的红晕莫名的增添了一份温馨的气息,不情愿与微笑的嘴角无论何时体现的都只有幸福。
啊,原来如此吗,原来缺失的是过去吗?可能再也不会存在的,如同过去的时光。

手指滑过反光的屏幕,真实感与不真实感一同涌上心头混合成喜悦。
嘴角微微上扬,东堂感觉心里一下轻松了许多。明明什么烦恼都没有解决,或者是说反而多了烦恼。但东堂就是觉得整个人回复了日常状态。


“喂,眞波!”
“怎么了东堂前辈?”
“帮我给总北的红毛小矮子带份生日礼物去。”
“怎么突然?”
“当然是代替小卷送的。”
“前辈难道是那位'小卷'的监护人吗?”
“眞波你这小子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我可是给你去总北的机会!”
“十分感谢前辈,保证完成任务。”
“态度再诚恳一些!”
“是是~”

现在距离九个小时的你在干什么呢?



——Fin

评论
热度(9)
© Karan_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