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an_白

-在我的眼中你是什么颜色?
-我不知道,但一定不是可有可无的颜色。
【头像来自叹冬,封面来自CO2】

『狛枝中心』《the first player》

狛枝凪斗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的他回到了五岁的时候。
小小的手被一双带着薄茧的手包裹,摩擦着有些发痒。
延着大手望去,眼前的人因为背光而看不清长相,只能猜测出是位男性。
男人身旁站着一位女人,依旧看不清长相。
狛枝迷茫的望了望泛白的四周,还没反应过来这里是哪里手就被向前牵引着。

“凪斗,要好好牵着爸爸的手哦。”

传入耳中的是有些陌生的温柔女声。应该是刚才那位女性的声音。
跟随着牵引力,狛枝向光白的前方走去。他真的分辨不出这里是哪里。但是…
狛枝看向牵着自己的大手,轻轻的把嘴角弯出一个弧度。
好温暖…
三个人在白色的走道上慢慢向前进。狛枝看不清他们的长相,也听不见他们的对话。
然后景色有了变化。
眨眼的一瞬,狛枝睁眼看见的是云。
雪白的,和自己头发很像的,看起来软绵绵的云。
转头望向身后,大家都睡着了,整个机舱里只剩下静悄悄的呼吸声。
机舱?原来刚才是在飞机场。
“和家人一起旅行”这样的想法突然窜入狛枝的脑中。
笑着向爸爸的怀着偎了偎,大脑被满满的幸福感所填充。
好温暖…
身体跟着飞机一起在气流中颠簸。
狛枝睁开眼,眼前是一片漆黑。
夜晚?
机舱内还是一片安静,只有呼吸声和水流声。
下雨…了?
这样想着,困意又涌上心头。
可能是云间气温较低的缘故,狛枝觉得有些冷。习惯性的向爸爸怀里缩了一下。
为什么还是好冷?
为什么是湿的呢?
淋到雨了吗?明明在飞机里。
但是,明明是雨,为什么这么温暖呢?
好温暖…
好温…
好…
好冷。
狛枝是被冷醒的。
狛枝睁开眼,自己正站在一座灵堂里,两旁是正在哭泣的黑白人影,白色的蜡烛与花束所簇拥的相片,上面人的脸依旧是模糊不清。

“好可怜,这么小就没了父母…”
“可怜的孩子。”
“真是不幸。”

原来还是在梦里。
狛枝看不清来安慰自己的人的脸,只能无言的盯着天花板。头顶的光线接二连三的被来人们遮挡放开遮挡放开。
为什么要说可怜?狛枝这样想着。
狛枝垂下眼眸,地板在烛光与灯光的映照下泛着淡淡的黄色,像是正在老去的那种夕阳黄。
他明明幸运的得到了自由。
这样想着,狛枝闭眼用“幸运”一遍一遍的催眠自己。
狛枝凪斗可是超高校级的幸运啊。

狛枝醒了,当然只是从那个很长的梦中醒来。清醒之后入眼的还是一片黑暗。
这片黑暗之中除了他就只剩下一块小小的光团。
其实有时候狛枝也在想,自己应该也是清楚事实的。但是事实这种东西,没办法,只能丢掉。
失去家人也好,被人疏远也好,堕入绝望也好。他都会不讨厌任何人的欣然接受。因为这就是他的幸运,而这份幸运就是他仅剩的存在意义。
只要自己认为这是幸运就足够了。
狛枝弯腰捡起那块光芒。
这时,一道声音贯入他的耳中。
——如果你丢掉这块光芒就能回到正常世界中。
这句不知从哪里飘来的话让狛枝起身的动作猛然顿住。
回到正常的世界?有家人,有朋友,能被爱,不会给旁人带来不幸…
狛枝的确犹豫了,但没过多久就笑着将光团放入衣袋,然后起身。继续漫步在黑暗之中。
不能回到正常世界的不幸会换来何等的幸运呢?
狛枝被这份期待与希望刺激的身体不停战栗,他仿佛看见黑暗的不远处有着不可名状的光亮。
舍弃掉自身的希望来换取另一种的希望。如果真的有那另一种的被他认为是真正的希望出现的一天,请称呼这个舍弃掉自身希望的人为“超高校级的希望”。

这就是他,狛枝凪斗的夙命。
狛枝如是道。
那你还不是舍弃希望了。
江之岛笑道。

Fin.

======
本来还留了些话在这里说的,结果打上来时边打边改,把该说的都填在正文里了。
之前一直安慰性的告诉自己狛枝其实并不是绝望而是潜伏在绝望之中等待希望。
但是真的一想,狛枝应该是很讨厌自己的,但是自己的生命又不仅仅属于自己(还有家人的之类)所以不能随意舍弃而苟活下去,这份行为想法以及追求方式,个人觉得就已经能够称之为绝望了。
所以认真想想,狛枝与其说变成绝望装成绝望不如说回到加入绝望会比较好吧…

评论
热度(3)
© Karan_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