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an_白

-在我的眼中你是什么颜色?
-我不知道,但一定不是可有可无的颜色。
【头像来自叹冬,封面来自CO2】

{浜虎}《背道而行》16-19.5

16.the sweet is ill
因为酷爱吃甜食,Art一直非常爱护自己的牙齿,要说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一旦牙齿出什么问题就不能被允许吃甜的东西了。
所以当早晨被右脸内的刺痛惊醒之后,Art疑惑着并且告诉自己绝对不能被大人发现这个。
但是到底为什么会牙疼?他明明有认真的早中晚刷牙…
这样想着,Art对蛀虫的恐惧之感又多了一层。该不会基因变异了吧…
.
今天的Art话特别的少,准确说是欲言又止的次数又增多了。Nice和导师和Skill是这么觉得的。
所以为了缓解他所谓的心情不好,导师还特地多点了几次Art名让他起来回答。但是Art每次都是用极其简便的话语说出了准确答案,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
一下课,Nice便凑上前去寻问原由。
Art右牙疼痛难忍,着实是不想开口说话。
所以当Nice着急的再三关心时,Art淡淡的瞟了他一眼。
.
“吵死了。”
.
然后就一个人默默走回了寝室。独留下已经石化的Nice。
啊…被嫌弃了…
Skill安慰性的拍了拍Nice的肩然后跑向自家哥哥了。
.
“居然被嫌弃了…”Nice趴在课桌上一个人灰暗着,“居然被Art嫌弃了…被嫌弃了…”
.
就这样一直不断的怨念着…然后逐渐灰暗。
深叹一口气。Nice拿出手机,发了条邮件给Art道歉。
Art躺在床上,牙疼使他静不下心做功课,也使他睡不着。
真心烦躁…
他依旧在思考为何会牙疼。
桌子上的手机振动着,与桌面磨擦发出“嗡嗡”的像蚊子一样烦人的声音。Art皱着眉望起身去拿。屏幕上显示是Nice发来的邮件。
有些不明所以的点开邮件,当看到内容中一片“对不起”的时候,Art更加疑惑了。
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全世界都在给他制造疑惑…
但是当把成片的“对不起”拉完之后,他看到了结尾的小疑问----“我,我真的很烦吗QAQ”
Art释然,突然觉得心情舒畅了很多。他没想到自己的不经意之言居然真的会打击到对方。是啊,今天的他有点自私,怎么能只想到自己一个人呢?
这样想着,Art扯开嘴角笑着。然后牵动着神经,右牙再次高调的证明了自己的存在感。
Art捂着右脸,嘴角垂了下来。
.
Nice趴在课桌上,两眼直直盯着手机屏幕,紧张的等着回信。
所以,当手机屏幕再次亮起时,天知道他有多激动。
不过,点开邮件之后他只剩下了疑惑。
因为邮件里只有两个字。
“牙疼…”
.
门“咚咚咚”的响起,Art慢慢爬下床,摆着一副苦瓜脸向门口走去。
令他惊讶的是,门口站着Nice和一脸不悦,呼吸不顺的Ratio。
.
“A,Art!你牙疼对吧!我记得Ratio懂得一点医理知识,所以就请他来帮你看看!”
“明明是你强拉过来的吧。”Ratio努力顺气,然后反驳着,“再说牙疼找牙医,拉我过来有什么用。”
“嘛,既然都来了那就帮忙看看吧。”
“真的是…”Ratio站直身体望向Art,“为什么不去看牙医?”
.
突然被提问的Art垂下视线,考虑着到底要不要说。
.
“算了。我帮你看看吧,但是有什么问题还是必须要找牙医解决。”
.
Art点点头,把两人迎进寝室。
说实话Nice有点小紧张。这,这是他第一次进Art的寝室,也是第一次进别人的寝室。虽然只是顺便的。
.
经过了简单的调查和确认。
Ratio告诉Art这并不是蛀牙。而是因为他现在在长第二磨牙,但是六龄牙还在所以导致了牙龈发炎。
得到这个结论,Art放心了很多。因为这样貌似就不用拔牙,那就不会被禁止甜食一段时间了。
.
“但是,这段时间最好还是不要吃太多刺激牙龈的东西。比如大量甜食。”
.
于是被迫拉去牙医那里的Art在未来的几天之内都没有再和Nice说一句话。
如果不是Nice多管闲事的话,Ratio也不会知道。Ratio不知道的话Birthday就不会知道。Birthday不知道的话,导师就更不会知道了!这样他只用忍忍就可以继续享用甜食…
尽管这样,Art还是感觉非常高兴。被关心了呢。
但不表示他可以原谅Nice。
.
所以,世界摆出一副银桑脸看Nice。
这才叫被嫌弃啊,少年。
.
======================
.
昨晚的0330补上√
.
最近准备披古菲亚的皮,熊孩纸什么的真是令人苦恼_(:3Sr)_

17.marry X'mas
ps.这个槽我必须要吐在前面=口=时间进度这么快真心大丈夫?不带这么赶进度的!)
.

.
天空下着小雪。
Art打着伞,紧了紧浅紫色的围巾,加快脚步。
几天后,就是圣诞节了呢。
.
两周前学院进行了测试。说是挂科的要补习一周。
Skill记忆力很好,但理解性的科目,比如数学,虽然Art和Nice帮他恶补了一下,最终还是完美的挂科了。
站在骏才学院门口,Art一边思考着应该准备些什么圣诞礼物,一边向学院内张望。
下课的铃声如期响起。
.
寂静的校园。小雪片砸在建筑物与树木与伞上,然后化成水珠自由落下。
逐渐清晰的笑声与脚步声。鞋子踏着水坑,雪花踏着伞,“噼里啪啦”的向门外走来。
一些踏出学院的少女无意间将视线飘向这边,立刻被这边的光景吸引住,久久无法将视线撤离。然后疑惑自己为何从未见过。
感受到视线,Art保持着淡漠与温和的态度。接着,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中。
.
Skill带着灰色的围巾,和左右开心的交谈着。然后在转头之时看见了自家哥哥,于是兴奋的甩下小伙伴向Art扑去。
.
“哥哥!”在自家哥哥温暖的怀里蹭了蹭,感觉对如今这样的生活非常满足,“久等了!”
.
Art笑着摸了摸Skill的头发。
小伙伴们见Skill的一副乖宠样,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简单的道别然后离开。
骏才学院一直在教导学生,要做成功的人首先就是少管别人的事。
.
“哥哥怎么来了?”
“过几天就是圣诞节,想着来接你,顺便一起买礼物。”
“圣诞节!今年的圣诞节一定是最棒的圣诞节!”Skill高兴的笑着,然后补充到,“不不,明年也会是后年也会是,以后在骏才的每一天,每一个节日都会是最棒的!”
“是呢。”听着Skill的话,Art也笑起来,“一定会是的。”
.
至此,Art不由的又想感谢一下命运,感谢命运所带给他的一切。
Skill拉着Art的手,向礼品店走去。
.
“我看看~”Skill数着手指,“哥哥,爸爸,妈妈,Nice哥,Birthday哥和Ratio哥,还有知郁姐姐和导师!Camera也来一份吧!”
“Camera也有?你的零花钱够吗?”
“这个…说的也是…”
.
Art的提醒打破了Skill的计划,他不得不再想想办法。Art笑着,但也同样思考起来。
Nice在他生日的时候送他了一副茶具,作为回礼也要送他喜欢的东西才是,还有…
.
“啊!我知道了!”Skill的突然出声打断了Art的思路,“做食物吧!食物!”
“食物?”
“两个人合力完成圣诞晚餐!然后邀请大家一起来过圣诞节!”
“但是,大家的圣诞节都会在自家过吧。”
“说的也是…”
.
Art的话再次打破Skill的计划。看着自家弟弟垂头丧气的模样,Art笑了笑。
.
“这个主意不错。”
“诶?”
“先去邀请大家,然后不能来的人就送蛋糕或者曲奇之类的。”
.
提出了解决方案,Art看见自家弟弟眼中重新燃起了希望。
Skill瞬间觉得自家哥哥果然是世界上最最最聪明和温柔的人。
.
讨论好了食物单后,两人边着手于准备食材和联系人。
结果,当天晚上能来的只有被再三请求的Nice。
作为回礼,Nice还说好了会帮忙一起准备。
今年的圣诞节,一定很不错。
.
调皮的光线透过窗帘惊醒了还在熟睡的人们。
伴随着外部逐渐增大的嘈杂声,Art醒来。
撑了个懒腰,慢慢起身。
拉开窗帘。
啊,今天是圣诞节。

18.family
因为出门的时候Skill还在睡,所以Art和Nice约好就两人在公园见,然后进行圣诞节大采购,为今晚做准备。
之前食材都被用来练手了呢。
这样想着,Art向带着手套的双手哈了口气。
经过一夜的洗礼,世界已经染上了一层雪白。踩在厚度刚好的雪层上,靴子发出“吱吱”的声音。
乐此不疲于这种小细节上才会尽量让自己的生活变得充实忙碌而没时间在意自己不喜欢的东西。
慢慢走到公园是,Nice正坐在栏杆上听着歌。
.
“Art!”
.
看到向这边走来的Nice取下了耳机跑去。
.
“早,Nice。”
“早。走吧。”
“嗯。”
.
走在因为时间还早而显得冷清的路上,两人没有说一句话。
该怎么说?两个人貌似时第一次一起出来什么的,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
意识到尴尬气氛,Art笑了笑,望向Nice。
.
“Nice你不冷吗?”
.
此时的Nice只在一件毛衣在套了一件大衣。围巾也没有,手套也没有。
但是Art相反的却是什么装备的齐全的把自己裹成了一只熊。
才12月份就这样,他真不知道自己原来是如何度过后来更冷的日子的。
.
“嘛,我体质还是挺好的,不是很怕冷,也不经常生病。”Nice挠了挠脸颊,“倒是Art你,听说你身体不是很好,要注意才是。”
“…”
.
听到Nice的话,Art莫名的顿了一下。
用这么平淡的语气直戳别人痛处真心好?嘛,这也是Nice的一大特点吧,无意的伤害。
但终归是关心,Art还是笑着道了谢。
.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一旦习惯了,之前的各种介意隔阂便全部消失不见。
习惯了这种尴尬的气氛之后,两个人自然而然的各种互动。
时间与事件在这些互动中悄然流逝。
就像世界大人在创造这个世界的时候尽管开始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奇怪的日常最终还是坚持的做下去了,马马虎虎,但为了下一个步骤不得不经过这个过程。尽管充满怨念但还是习惯性的去做了。
总而言之两人最后成功的买到需要的东西然后到达了Art家。(喂
.
一推开门,便听到“咚咚咚”的下楼声。似曾相识的场景,毕竟是每次回家都会遇到的。
果不其然,等Art直起身时,怀里扑来了一个大物件。
.
“啊!哥哥和Nice哥你们太狡猾了!都不叫上我!”
“那个时候你睡的正香,怎么忍心叫你。”
.
Art摸了摸自己弟弟的头,然后看到Camera可怜兮兮的坐在一旁摇尾巴。然后拍了拍Skill。
.
“下次,自己记得要早点起来。”
“唔…好吧…”
.
想着已经过去了,而且的确是因为自己没有按规定的时间早起,所以Skill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有些落寞的转身。
但是当他看到Camera时,他得意的向他做了个鬼脸,顿时心情舒畅了许多。
.
Nice看着三只的互动,顿时心生羡慕。稍微有点向往,家的感觉呢。
Nice对自己的父母没有一点记忆,他从小便一直是跟着外婆住。但在他进入骏才不久之后,外婆便去世了。他没有兄弟,现在住的地方以及周末的生活全部都是自己打工和骏才资助的。
尽管生活不成问题,但对于这些情感便欠缺了很多。
.
无奈地看着一人一狗,Art转身招呼向Nice。
Nice收住落寞的表情,提着袋子们跟着Art走进这个家。
.
“打扰了。”
.
余下的时间便是三人的食物制作时间。
总觉得,一旦忙碌起来,什么烦恼的事都会忘记。
Nice这样想着,沉浸在三人的喜悦中。
这样生活果然最棒了!
Skill无数次的提起。
这样就好。
Art想着。
于是,在Camera的帮助下,终于,一切完成。
.
“啊,对了。”Art取下围裙,突然想起,“Nice等我一下。”
“?”N
“?”S
.
还不等两人反应过来,Art便小跑着上楼了。
Skill虽然很好奇,到也没有跟上。转身想着应该和Nice交谈些什么来打磨时间。
将手放置水下,本应该冰冷的水却意外显的温暖。
.
“Nice哥,真的,非常感谢你!”
“诶?突然?”
“自从有了Nice哥这个朋友之后,哥哥的笑容多了,性格也开朗了很多。”Skill冲洗着手,“虽然有些时候觉得很不甘心有一种哥哥被抢走的感觉…但果然,还是很感谢呢!”
.
大概理解了Skill的意思,Nice没有回答,只是平淡的勾起了嘴角。
说到感谢的话,他也应该感谢他们才是。朋友,友情,他们不也同等的给予给他了吗?
.
“还有件事,虽然感觉说起来不会很开心的样子。”Skill一脸严肃的转向Nice,“Nice哥,没有家人吧。”
.
Nice顿了一下,眼色一沉,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Skill表情依旧严肃的望着Nice。
.
“那,就让我们来当你的家人吧!”
.
本来还有些小悲痛的Nice听到这句话之后发现自己有些跟不上节奏,在突如其来的冲击之下久久无法反应过来。
.
“之前就在想了。Nice哥跟我们关系也很好,这样的话,就像多了一个兄弟的感觉。”Skill笑了笑,“其实某种意义上也出于私心。觉得这样的话,哥哥也不算被抢走了什么的。”
.
从楼上到楼下的脚步声逐渐清晰。
踩在Skill的耳朵里和Nice的心上。
脑中一片空白处理着刚才的信息。
啊…的确是…
踏楼梯的声音达到了极点,Art的身影出现在两人视线中。
渐渐反应过来的大脑。
啊…的确是…
.
“Nice,圣诞快乐。”
.
Art跑到还有些呆滞的Nice前,递出了手上的东西。
是CD。是圣诞礼物吗?
Nice接过CD。望了望CD又望了望Art,望了望Skill又望了望这个家。
啊…的,的确是…
.
“Nice你怎么了?”
.
察觉到Nice的不对劲,Art有些担心的问道。
Nice抬起头,心中涌出的感动萦绕在眼眶。就这一次,让他真心的,感动一下吧。
.
“谢谢。”
.
红了眼眶,这一定是。最好的圣诞节了。
不,以后的,未来的,只要和三人在一起,每一天都会是最好的一天。
Nice这样想着。
.
“啊!哥哥偏心,怎么只给Nice哥准备了礼物!”
.
Skill抱怨道。
.
“嗯…是上次我生日的回礼啦。”Art笑着,然后垂下眼眸,“也是对Nice的感谢。”Art抬起头,对着Nice露出一个笑容,“请接受我的感谢,然后,以后也请多多指教。”
.
鼓起勇气完全说了出来。没有任何杂意念的感谢。就像他对世界的感谢一样的感谢着。
.
“噗~这种话不是应该在新年说吗?哥哥。”
“好像是说的有点早了。”
“哥哥真的是,总在这种地方出错。”
.
耳中传来两人的对话。
Nice叹了口气,露出拥有同等意味的笑容。
.
“我也是,以后请多多指教。”
.
窗外下起了小雪。
门口响起了开门声。
最棒的圣诞节,在意想不到中出现了。
.
.

19.time out
我就来溜溜Moral…=L=
.

.
“今天是新年呢。”
“是的,您有什么安排吗?”
“嗯…去庙会吧~”
.
来到门口时,所有人都已经等着了。爸爸妈妈因为要加班而没办法陪着两人去庙会。
虽然一家人对此都很怨念,但也无可奈何。今年的庙会只有Art和Skill带着Camera一起去了。
帮Skill整理好浴衣,向两人叮嘱了几句,妈妈才一脸歉意的和爸爸一起道别。
目送车子的离去,Art才一手拉着Skill一手牵着Camera往庙会走去。
虽然这次庙会没办法和爸爸妈妈一起过,但是Skill还是十分兴奋。脸上挂着笑容的同时偷瞄着自家哥哥。
今天的Art穿的是深蓝色的竖条纹浴衣。Skill穿的是青白色上面有红金鱼的浴衣。
Skill偷偷吐了下舌头,他突然想起这是他第一次和自家哥哥单独去逛庙会。当然,请把Camera无视。
来到庙会场地时人还很少,摊子也大多数还没摆好。这也是当然,天还没完全黑下来呢。
Art拉着Skill去买了一个苹果糖,然后就呆在路边什么也没做。
.
“哥哥,你在干什么。”
“在等人。”
.
Skill顿了一下,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感叹之后继续舔苹果糖。本以为今天只会有他们两个人的…当然,请继续无视Camera。
似乎发现了自家弟弟的小心思,Art笑着望向Skill。
.
“怎么了?怎么有些不高兴。”
“没什么…”Skill闷闷的回答,“哥哥约了别人都不跟我说…原来哥哥可是什么都会给我说的…”
“…”
.
不知道该如何回答,Art呆了一下,只得无奈的笑笑,然后摸了摸Skill的头。
毕竟事出突然,还没来得及和Skill商量,没想到自家弟弟居然会介意。这的确是他的问题。
随着天色渐暗,人渐渐多起来。
很快,随着人群而来的Nice也出现了。
.
“就等了,Art!”
.
向满脸歉意的Nice露出表示没关系的笑容之后,Art才发现除了Nice,导师也跟着来了,还有两人不认识的人。
.
“这两位是?”
“啊,这是我的同事,Three。”
.
导师一脸平常的指了指一位身体健壮的男性说道。
Three礼貌地点了点头,看起来并不像外表那样粗野。
然后导师立刻转换脸上的表情露出12分灿烂的笑容对着和Art他们差不多大的女生。
.
“这个是Honey酱~Honey酱之前因为性格的原因一直由Three单独教导。不过下学期会加入我们班,Three也会同时来助教。”说着导师又不满的瞥向Three,“单独教导一位这么可爱的小姐真好呢~不像我,成天对着一群臭小鬼。”
“让你这么痛苦真是抱歉了。”Nice面无表情的接道。
“切,特别是这个小鬼,完全管不住。”
.
听着老师的话,Art无奈地笑着。
而Honey则是爱理不理的玩着平板电脑。
Skill继续安静的舔苹果糖。
而Camera乖乖的坐在地上摇尾巴。
.
“既然人到齐了,那就走吧。”
.
最终还是Art出面调解,气氛才缓和过来。
Nice不留给导师一点视线。然后接过Art手中拉着Skill的绳子便往前走。
Art笑笑,这一人一狗已经这么熟了么?明明才见过几面。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下,人也已经变得很多了。
夹杂在嘈杂的人群中,Art的视线已经完全被两边的甜食给吸引了视线。拉着Skill穿行在人群中,瞬间与Nice他们走散(= =+新技能get√)。
没有发现这个事实的Art与自顾自吃着苹果糖的Skill继续前进着,右边的吵闹声吸引。
.
“这是第三条了!”
“第五条。”
“…金色…”
“混蛋,你怎么捞的这么快!”
“人品问题。但实际如此急躁的你居然能捞三条我已经很吃惊了。”
“蓝色。”
“切,连知郁你也帮着这家伙吗!”
.
看清了人形,是Birthday、Ratio和知郁。
但是,居然比捞金鱼什么的…该说真有他们的风格吗…
转移视线,继续望向两边的甜食摊子。
正在考虑要吃哪一家时,耳边响起了有点熟悉的陌生声音。
.
“哎呀,这个不是Art君吗?”
.
转身望去,居然是领Art进校门的Momoka。
Art连忙有些诧异的打招呼。
.
“好久不见。”
“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呢,从进校门之后貌似就没见过,居然在这里遇见,真是巧。”
“是呢。”
“和弟弟一起逛庙会?”
“是的。”
“要玩的开心哦。”
“承蒙祝愿。”
.
Momoka和Art相视一下以表道别。
但当Art拉着Skill转身时,Create却有一种不爽的感觉,然后转身望去。与一道视线对上。
Moral与Skill的视线对上,两人先前的表情全都戛然而止。
然后两人心中同时冒出了一句话。
怎么回事,这种危机感…
Art看到Skill一动不动的望着身后,也跟着望去。
如果可以,他真希望自己当时是直接拉走Skill而不是跟着转头…
.
Now
There
看着眼前的状况,Art挂着无奈的笑容的嘴角自动抽了一下。
所以…为什么会演变成Skill和怪阿姨比赛打靶的节奏?!他只不过是转了个头而已!
Art叹了口气,垂下眼眸看着Skill。他发现今天的Skill心情真的不是很好,没有告诉他而叫了其他人这件事真的让他很在意吗?
Art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并不了解自家弟弟。
.
“十靶,输了一靶就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哦~?”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看你特-别的不爽。”
.
Art听着Skill不带感情的声音,觉得无比无比陌生。他突然想起了他进入骏才前看到的Skill的泪颜。
为什么呢?本来应该坦然面对这种改变。但是却依旧如此的惶惶不安。他不是已经选择顺应命运了吗?
就在Art走神之间,平局的三把已经结束。他从来不知道,自家弟弟还会这种东西。
但是…
Art望向站在Moral旁边一脸淡然望着两人的Momoka。
.
“Momoka导师,不阻止他们吗?”
“只是人生的一个插曲而已,何必如此在意呢?”
.
越到后面,不知为何进程越来越慢。
欢乐的气氛却弥漫着紧张的气氛。这种不合时节的气氛反而引起了更多的人的关注。
围观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
“这是最后一发了。”
“你的这个笑容,觉得自己一定会赢吗?平局也说不定。”
“我会赢。”
.
Moral不知道Skill在打什么算盘,明明只是个小鬼而已,却让人感觉到无比不舒服。
所以Art他到底是怎么做到和他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的?
Skill眼眸低沉,只是瞥了一眼身后。他的记忆力很好,刚才,他的确看到了。
Moral对准靶子,不再想什么。毕竟这一发中了,那个小鬼便无话可说了。
.
“Art!Skill!”
.
Art听到呼唤自己名字的声音,便转身望去。正看见牵着Camera的Nice向这边跑来。
他这才想起自己太专注于甜食而把其他人给忘了!
.
“Nice!”
.
谁知,Art话音刚落,人群便发出嘘唏声。
Moral脱靶了。
接着Skill轻而易举的中了最后一靶。
胜负分明。
Moral眯着眼望向Skill。没想到这个小鬼居然抓住了他的弱点。
是的,当Nice的声音响起时,Moral便有了一时的分神。
.
“我赢了。”
.
Skill笑望Moral。
Moral脸上没有恼意。只是闭眼轻笑,然后转身唤着Momoka,没有说一句话的离开了。
输了就输了,反正他也不想见这个小鬼。
.
“Skill。”
“怎么了,哥哥。”
.
Skill转过来,脸上的表情和平常无误,仿佛刚才的那种模样并没有出现一样。
不过,的确是出现过的。现在看不见,不代表没存在过。
Art走过去,把身子放在与Skill的同一高度。
.
“Skill,告诉哥哥。怎么回事。”
“…”
.
Skill有些慌乱的躲避Art的眼神。
他,他不想让哥哥知道,然后讨厌自己。他,他不过是想让哥哥不受危险而已。他,他只是想一直留在哥哥身边而已。
.
“对不起…什么都没有告诉你。”
“不,说对不起的是我。”Art摇摇头,语气轻柔,“没有早点发现你压抑的心事是我的错,没有把该告诉你的告诉你也是我的错。”Art摸摸Skill的头,温和的笑着,“以后,有什么不开心的不对的想让我知道的想做的全部都告诉我就好。我是你的哥哥不是吗?不要一个人憋在心里。无论你变成怎样,都是我的弟弟。”
“…是…”
.
Skill抱着Art,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自己一直怪哥哥瞒着自己,从没有想过自己却是什么事都没向哥哥说过。自以为是的做着任何事,反而拉远了距离。
Nice看着两人,觉得插不上话,但又觉得这样就好。
而乖乖坐在一旁的Camera用黑溜溜的双眼,一直记录着,这些记忆。
.
结果到最后还是只剩下了他们三人一狗。
Nice背着熟睡的Skill,Art牵着Camera,三人一狗正在往空旷的地方走去,为了迎接接下来的烟花而寻找好视野。
.
坐在草坪上,眼下是灯火阑珊的城市。
陌生的,熟悉的。全部都深刻的印于记忆。
微风吹过,带着硝烟的气息。
彩色的花朵,绽放于九天至上。
.
.
======================
.
发现后面就写的乱七八糟的惹_(:3Sr)_
.
嘛,各种埋伏笔的日常终于到此为止了/~
下一章是19.5的Skill专场。来说说三年内的事情。
.
之前各种抱怨,现在马上到了三年后,反而觉得有些舍不得…
嗯…
一场名为“Skill”的远行,即将开始。

19.5.Skill say
大家好,这里是Skill。时间过得真快呢~无论是与大家还是与大家都认识了快一个月和快三年了呢~
新的学期,Honey同学和Three老师果然如期而至。
果然和之前所想的一样,无论是每一天还是每一个节日,都是最棒的!
也一直和哥哥在一起生活着,每天都过的很开心。
.
然后,Birthday哥和Ratio哥,接着是Honey同学的minimum都在三年内开发出来了。
至于我和哥哥的…哥哥的minimum为什么还没有开发出来呢?
啊!一定是因为哥哥的minimum是超级超级厉害的吧!一定是的!
.
爸爸妈妈的事业也在蒸蒸日上。
但是有件不好的事就是…
听哥哥说,Cramer的时日不多了…因为Cramer已经十岁了…
虽然Cramer是只非常讨厌的家伙,但是毕竟还是一起生活了很多年…嘛,在剩下的日子里就让它多占据一下哥哥的怀抱吧~
.
啊,突然想起来。Birthday哥和Ratio哥不知为什么在上个月离开了。听导师说是他们主动离开的…
为什么要离开呢?
还能再见么?不,一定有机会再见的!
.
我也快13岁了,快到哥哥进入骏才的年龄了!
如今的我,一定能帮哥哥分担更多了吧!
这样就好~只要呆在哥哥身边就够了,这样的小小的愿望神大人一定会满足我的~
毕竟他赐予了我们如此美好的命运。尽管中间穿插着一些不幸。但这些由命运带来的幸运还是存在的!
.
现在,就让我和哥哥一样,感谢神大人感谢命运所带来的现在吧~
.
今天是2009年5月13日
.
.
======================
.
诶…之前有提到过吗?Skill是半期入学的。
.
还有…那个…诶…
车祸、玻璃、小刀、毒、枪

评论
热度(3)
© Karan_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