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an_白

-在我的眼中你是什么颜色?
-我不知道,但一定不是可有可无的颜色。
【头像来自叹冬,封面来自CO2】

【刀剑乱舞】欢迎来到暗黑本丸(七)

七.事出突然

一队出阵,身为第二部队临时队长的安定自然是空闲下来。但就在他百无聊赖准备一个人练习时,一队回归的消息就传入耳中。
从离开到回来的时间不能算短,但是这绝不可能是完整的出阵一个地区的时间。
心有不安的赶往大门时,正有人在指挥搬运伤员。
安定看向站在一旁的白神。他的表情依旧淡淡的,但不难感受出周身怒气。
没有太过在意,安定转而看向四周,并没有发现清光的身影。大脑一瞬间的卡机让他不由把心吊了一把。
直到确认清光没有缺胳膊少腿的重伤昏迷在手入室时,沉重的心情才略微缓解。
不过…
平复下来的安定打量着清光的重伤。觉得怕是遇到了强敌,不出意外应该也是让他们上次损伤惨重的那个地区。
想到这里,安定回忆起刚才并未太过在意的白神的怒意。
这个人和他最近的近侍太郎一样,每日表情淡淡的,貌似很少生气。
今日之事不会草草收场。
安定定论。
事实也的确如此。
回到房间后,白神第一件事就是将太郎招来。

“清光、歌仙和鸣狐的伤怎么样了?”
“三人还昏迷在手入室。”

白神听后微不可见的点点头,然后满眼思量。

“本以为好好练的话一定没问题,难道真的是刀本身与刀本身的差别?”

太郎没有接话也没有回应,只是老老实实的坐着,低头看向白神等待指示。虽然他大概能明白白神这句话的含义。
白神没有继续说什么,房间就这样安静下来。但并未多久,房内又传来一声叹息。

“准备更换一队人员。”

然而这边的安定却还什么都不知道。
清光和安定一样,重伤昏迷后总爱发热。也不知是不是从冲田君身上习惯来的。
将浸过水的毛巾放置在清光额上后,甚是无聊的安定竟然坐在一旁沉沉睡去。
等醒来时,床铺上的人已经消失不见。
床铺还是温热的。人应该没走多久。
安定没有盲目的去寻找,而是冷静分析出清光的失踪应该与出阵有关。所以先去了练习场和一队休息室找人。
却是失败而终。
就在此时,一队休息室的侧边响起两人的脚步声。人出了身子才看清是白神和太郎一前一后的路过。
失望的看了眼地板,安定打算打个招呼继续去找清光。
然而还没等他出脚,又一阵自侧边而来的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一抹黑红印入眼帘。
安定有些惊喜的想开口喊住跑向白神的清光。

“清…”

下一个字还没吐出就被“咚”的一声响打断。
安定眉眼中的笑意逐渐消失。不是因为清光一下子跪坐在白神身后,而是因为他苍白到无血色的脸与眼中的惊恐。
是什么让本应该张扬的你俯下身姿?
安定不可置信的想到。

======
来更新啦/w
最近看了点有文化的东西,感觉语言瞬间不那么欠缺了!书真是好物啊~要继续做一个有文化的人才是。
Ps.其实隐隐约约觉得偏题…但是因为每个人对暗黑本丸的理解程度不同,所以会尽力靠近大家中和一点的感觉。当然个人是不承认暗堕的,然后断刀虽然对于暗黑本丸很重要但是可能尽量不会涉及。

【以上desu】

评论(2)
热度(7)
© Karan_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