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an_白

-在我的眼中你是什么颜色?
-我不知道,但一定不是可有可无的颜色。
【头像来自叹冬,封面来自CO2】

『日向/xx中心』《日向who?》

.我多打几个点防剧透
.
.好像多打几个点还不够
.
.再来一排这下应该够了。
.
.
.

“伪装是什么?”
“能让自己变得更加完美的东西。”

这是日向创在接受手术以来第一次出门。
当时他还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看书,结果一直紧锁着的大门突然被人打开。身着白大褂的人,尖锐的眼神透过冰冷的镜片射来,然后毫无情感的告诉他今天可以出门。
看着眼前光白的世界,日向莫名感到陌生——明明他才被关了几个月。
跟随的人看向这边,主动问了一句他想去哪儿。
他思考着,然后走向了右方。
那是本科的教舍。
日向还记得,踏入本科的教学楼,走过三层被灰蓝色玻璃隔绝的楼梯,左转第三间教室,拉开绿色的门,偌大的教室里只有十多人份的课桌。每一个课桌都光滑的可以反光。
他记得很清楚,每一个细节都记得十分清楚,比预备学科的教学楼都记得清楚。虽然他也只来过几次,还是在被人带领的情况下,毕竟这是他向往的地方。
苍白的手指划过棕黄色的桌面,日向走向窗边,从高处望着外面的树林。这里的景致也不知比预备学科的好多少倍,毕竟这是他向往的地方。

“你还有一个小时,有什么想见的人吗?”

听到这个问题,日向顿了一下。他脑海里慢慢浮现出有些陌生的面孔来。
有。父亲母亲,还有意外结识的向往的本科朋友们,还有个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其实是预备学科的家伙…很多很多人。

“日向君?”

仿佛想法立刻实体化一般,门外的确传来了那个家伙叫自己名字的声音。
日向和跟随的人一同望去。
——的确是那个人。
看着两人冷清的神情,门口的人微微一愣,接着眼神变得有些炽热。但与预想中不同的是对方只是朝这边含了含颚,低头不敢直视的走向座位拿了书包然后一言不发的离开。

“不和他交流吗?你们之前应该认识。”

日向没有回答,他突然想起了曾经和狛枝的那段关于伪装的对话。
落差感?落差感的确很难受,就像自己撒了谎,知道实际情况的自己心里会忐忑不安一样。
所以才要伪装,欺骗自己这本来就是自己,欺骗着欺骗着,习惯了,就真的变成了自己。预备学科的日向创?虚伪的本科学科的日向创?真实的本科学科的日向创?不管哪一个日向创,最终都是向往希望的日向创。欺骗他人,然后终于欺骗到了自己——成功献身了希望。

日向创成功通过伪装逐渐走向完美与理想。但是他是日向创?
日向搜索了一遍脑海中仅剩的记忆,发现自己无法解答这个问题。

“时间到了,kamukura,我们该回去了。”
“嗯。”


======

到这里就结束了,之后打算的剧情就该是出流消除最后一点与创相关的记忆。

关于是创还是出流这一点,在下一直没有定论。毕竟就是自己也是把“创”和“出流”当成两个人来看的。
尝试了一下如果站在创的立场、出流的立场会怎么想呢?创果然还是会觉得无论怎么样的自己都是自己,但出流肯定会想自己还是“日向创”吗…
在下是这么想的/w单纯的想尝试表达一下这些。
感谢。

【以上desu】


评论
热度(9)
© Karan_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