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an_白

-在我的眼中你是什么颜色?
-我不知道,但一定不是可有可无的颜色。
【头像来自叹冬,封面来自CO2】

【英leo】《睡前故事》

英智的声音像是停下来就再也说不出来一样,不停不停不停的向leo说着。
这份举动混乱了leo的思想,混沌到再也没有丝毫思绪。
leo停下笔,眼神深沉的望向笑个不停依旧滔滔不绝的英智。你都不在意听者已经听不进去你的任何一个字了吗?他如此想着。
英智感受到视线,也未曾望向视线的来源处——理所当然的也不会停下这份诉说。

“够了…停下来,天祥院!”

leo的声音十分低沉,没有生气时的冲击也不像苦恼时的波澜。
如果要问英智听出来什么,他会觉得应该是恐惧。
为什么是恐惧?英智也想知道,所以他终于转头望了过去——望向那双正死死盯着他的双眼,那个不知为何而恐惧的月永leo。

“月永君。”

英智带着笑意平静的吐出这三个字。
leo一愣,刚才占领了大脑的情绪被遣散的一干二净。然后他重新收复了“思考”。
闭眼长吸了一口气,让整个人的身体回复放松状态。待表情不再那么僵硬后,leo才慢慢睁开了眼,然后在脸上挂起了嘲讽的笑容。

“听你说了一通,你终于要准备死掉开始留遗言了吗?”
“嗯,是哦。”英智紧接着回应,“生怕下一秒就再也看不见月永君和整个世界了,所以该说的话还是要趁清醒的时候说完。”
“月永君听腻了?”

leo没有回答他,准确说是无言以对。他还能说什么?你不配留遗言?听腻了别说了?…怎想都不可能吧。眼前这个人简直狡猾至极,抓住他一切姑且保留着的作为人的品质,肆无忌惮的说出这些不知所云的话。
leo看着英智的双眼试图从其中读出点嘲笑的成分。但可想而知,并没有。
果真是可恨到可悲的皇帝。
英智毫不避讳的望着对方,任对方打量。

“…这是我,最后对你的敬意了。”这是leo停止打量后的第一句话。

英智愣了愣,直到看到leo一言不发的转身继续他的作曲后才明白他的意思。
——是愿意纵容自己吗?
英智这样想着,弯了弯眼角。

“月永君。”
“啊?”
“谢谢。”

英智靠着病床上软绵绵的枕头,轻轻吐出两个字。
不需要什么理解和原谅,就是这份纵容与陪伴使他无限的想活下去,让他期待明天的太阳,给他闭上眼睛的勇气。
这也是他离不开Fine和敬人与整个梦之咲的原因。
因为安心而稍微感到困倦的英智带着笑意缓缓闭上了双眼,但是不远处突然响起的leo的声音又将他拉了回来。

“天祥院。”
“嗯?”
“我怀疑你脑子被外星人用ufo砸了。”


======

梦中垂睡惊爬起,这个脑洞必须记。
就这样…晚安安…zzZZ

最后那句是(我觉得)leo害羞了。

======

【补充】重新看了下才发现有内容漏了,因为中途决定转向英智方向,所以就不强插进去了。

⬇️

leo不太明白英智这么做的原因。他明白天祥院作为久病之人对死亡的畏惧,但是他这么做仿佛下一秒就要死掉一样,简直…简直就像对明天没有一点期待一般。

评论
热度(31)
© Karan_白 | Powered by LOFTER